快速导航
我要投稿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人生感悟 > 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
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
2017-4-25 17:46:00  作者:masterkill  人气:340次  评论(0)
所属标签:感怀抒情 

倘徉在宋词的秋天里,俨然失觉季节的变换,只是,那空山雨后、蝉鸣泉语,牖户曳竹、橙黄橘绿,晶莹珠字、鎏金绝句抛来一串串无尽的思愫。

blob.png

“杨柳陌,宝马嘶空无迹”。闲庭信坐,把盏品茗,说什么翠湖青塘,淡烟重影,分明是对镜盟誓,镌印心底。那时,湖畔长柳在风中牵手,扯一缕暗香,皱一池春水。“闲引鸳鸯香径里,手挼红杏蕊”。她说的老远老远,以至于远的当时遥不可及。谁知转身,不过一片黄叶落地瞬间。”梦觉巫山春色,醉眼花飞狼藉”,终日思君君不至,空留一腔幽怨。


黄花曲径,薄晚春晴。伴着憧憬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几分矜持,几分娇羞,物语同窗,了了莺唱。蓦然回首,春山脉脉,秋水盈盈,谁信东风吹散彩云飞。时光里有条清清的小河,流淌着希望和青春,少年不识愁滋味;朦胧中立着座“断桥”,掩映在绿肥红瘦的和风中,薄幸千年等一会。怎凭离人种恨,帘卷不见心上芷,寞寞杨花带疏烟。


勿相忘,旦夕记;便只合、长相聚。那是依稀的晨曦,朝晖把两人拉长,揉合一起,拓上长长的路面,叠印到“留园”的照壁,你提着行李送站,一人车上潸,一人车下泣,从此相月寄相思,眉攒千度嗟桃李。


燕飞来,寒山绿,扁舟湖上人吹笛。一日飞来“尺素”,惊见令尊《美论集》,敢情还有伊的足迹,朱淑真的《春怨》里写着你的影子,不是藕花水路,不是黄梅细雨,无奈清寒捉弄,独行独戚。孤依阑干,记起同窗时的你,共议歌德巴赫猜想,那个月明星稀的晚上,偷看元稹的《会真记》。你赠的红色塑料笔记本里,至今还驻着绮丽的墨迹,那是元好问的绝句: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”。都怪那个无形的人把我们囚离,“为伊消得人憔悴”,“草色烟光残照里”。


身着秋金,春心难收。何堪枕上思,更敲冷西楼。人面不如花面,着字着情行行愁。蛩噪月沉,蝉聒日老,露重天高,林黄翠休。只是,只是惹得清空寂,雁去无声水消腴。


莫道山不古,只是爱相守。都说天无岁,嗔怨风不留。黯魂追思,夜夜反侧,泪湿鲛绡透。盏茶阙词人不醺,只是醉了秋。


0
0
阅读:340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