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速导航
我要投稿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亲情文章 > 他的手掌有点粗,牵着我学会了走路
他的手掌有点粗,牵着我学会了走路
2017-7-2 15:23:00  作者:浅笑轻吟梦一曲  人气:94次  评论(0)
所属标签:感悟亲情 

  母爱的伟大在于悉心,父爱是缄默。

  

  我的父亲,一对浓眉大眼配上浑厚的男高音,每次凶起来很是吓人。高挺的鼻梁使得五官清晰而明朗,笑起来两个深深的酒窝迷人,灿烂。原本白皙的面庞因为长年累月的曝晒粗糙而黝黑。父亲是个胖子,一个有着将军肚的胖子。看着父亲年轻时的照片,真的很鲜。那时的父亲还很瘦,穿着军装的他满脸稚嫩,阳光而自信地笑着。

  

  父亲出生在一个封建制家庭,那是毛爷爷的时代,爷爷是退休工人,家里每月都有退休金,具体多少不太清楚那时候还小,在我记事的时候是三千多,在那个年代是很多钱了。所以父亲没过过什么苦日子,父亲是个孝子,一直很听话。父亲是个老实人没有什么心眼,从小就教导我吃亏是福。父亲年轻时候的事,小时候经常给我说。

  10.jpg

  父亲的不谙世事

  

  妈妈说父亲年轻时不懂事,但是人非常老实。对任何人都没有坏心也没有防备心,吃了亏也只是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,不想去计较。父亲家里有四个兄弟,属最小。也是最老实的那个。妈妈说那年我出生时,不谙世事的父亲吓得躲到门后面,许久才探出个头。我时常用这个笑父亲胆小,他只是尴尬的笑笑说,那时候很小什么也不懂。十几岁的我很好奇,两个地方这么远是怎么走到一起的。妈妈说,是别人介绍的。妈妈笑着说,你爸爸很丢人,不懂事,奶奶那时候给的钱不多,爸爸来的路上买了点苹果,结果一路走一路吃到母亲家里只剩一个了。所以父亲一个苹果换了我的母亲。我乐得咯咯,现在想来真是滑稽。父亲的版本不一样,父亲说她和母亲是同学,有一天下雨,母亲没带伞摔倒了,他把她扶了起来,就这样认识了。小时候觉得好神奇啊。后来才知道父亲在编故事。

  

  父亲是个故事书

  

  父亲是高中毕业,那时候的高中不比现在的大学差。所以很小的时候我常常嚷着让他给我讲故事。记忆最深刻的是傻子的故事。说从前有一个傻子,许多人就经常喜欢捉弄他。他们经常做的就是在手掌上放上一张五元和一张是圆的硬币,让他挑选。但是他总是挑选了那枚五分的硬币。大家见他傻呼呼的,连五元与十元都分不清楚,总是捧腹大笑,很开心。因此,每次见到他,大家总会采取这样的办法取乐。过了一段时间,一位老奶奶不忍的问他:“你真的连五元和十元都分不清吗?”傻子笑着说:“如果我拿了十元的硬币,他们就不会有下一次了。

  

  每次说完父亲总是给我讲道理,一直到长大才渐渐悟透故事的含义。

  

  两种爱

  

  小时候父亲总是喜欢带着我东奔西走,父亲从来不说爱。他是个被严厉包装的父亲。上了初中的我不再像小时候那般温顺可爱。每次我和弟弟吵架或者不听话,他眼睛一瞪我俩连气都不敢喘大声。我们有一贯的心理作用,那就是妈妈不会打我们。母亲是个虔诚的基督徒,心地善良。因为从小没有父爱母爱,有点溺爱我们,我明白她不想因为家里生活拮据而苦了我们,她想给我们最好的。父亲觉得孩子该打就要打慈母多败儿,一直对我们很严厉,父亲一直扮演着坏人的角色。我总是盼着父亲回家又不想他在家呆,因为他一回来总是会买好吃的给我。叛逆时期的我总会气母亲,却不敢和父亲争吵。那时候我一犯错父亲就是打,母亲总是护,父亲就说母亲的爱导致我们成长不了。所以一度我就认为他不爱我。

  

  严厉的爱

  

  他的衣服总是穿了又穿,鞋子总是破了又破。叛逆时期的我不再乖巧,性格很是强势,不是我的错打死也不会认。父亲虽然上学比母亲多,但是他性格不似母亲那般理智,父亲那时候有很重的大男子主义。有一次和父亲拌嘴,他让我认错,我不我没错。他抬起手,那只充满老茧的手抬了很久始终没有落下,我拧着头动也没动就是抬着头看他,固执的眼神毫不闪躲,父亲气得脸通红啪啪地打,父亲力气很大,每次打完了后悔。母亲夹在中间又气我又心疼,看着哭的哇哇的我,则是心疼地嗔怪父亲下手没轻没重,不是自己小孩吗不心疼吗。指着我你就不知道跑吗,错了就要认错你爸爸你又不是不知道,这么倔认个错就好了你这脾气不知道像谁。是啊,每次弟弟挨打的时候总是很聪明要么笑嘻嘻的卖萌,父亲抬手的瞬间他就跑了,无影无踪。父亲懊恼又无奈地看着我没说话,然后默默的走开,点一支烟。那时候的我没少挨过打,弟弟每次都很聪明。小时候几乎没怎么挨过打,滑头的他总是见风使舵。

  

  沉默的爱

  

  那是11年的一个冬天,那天我打电话回家,我说妈妈学校没有厚衣服好冷,你给我送件衣服吧。后来听说是父亲坚持要过来送,他要过来看看。下课了班主任说父亲在门口等我,远远地那个胖胖的身影,缩着脖子,我看到他站在雪地里,没有打伞。脚上穿着残破的胶鞋,很冷吧。怀里紧紧地抱着我的棉袄,生怕淋湿了,寒冷的天气让他不停哈气搓手跺脚。不时地伸头看看有没有他女儿的身影,不知道是了多久就这样任雪花飘落。一步一步我走过去,我说爸,他眼睛一亮,“你来了”语气转瞬一沉,怎么不打伞?我说拿个东西就回去了,他瞪着我连忙把衣服从怀里拿给我,拍了拍上面的雪花“给,你妈让我送的衣服,快回去吧我走了”我说我看着你走,他看了看转头走了,步履不再矫健,抬头不再挺胸,胖胖的身体一步一步缓慢地前行,回了几次头挥手示意我回去,视线有些许模糊,内心百感交集。

  

  失落的爱

  

  我参加工作了,在离市区很远的经开区一家工厂里上班,炎炎夏日让人心里甚是躁动不安。下午,我支支吾吾地给母亲打电话,我说没钱了,她说怎么花的这么快。我说夏天热用的比较快。那时候他们还不会使用银行卡。母亲焦急地说那可怎么办?母亲是个十足的路痴。我怏怏地说算了吧,我看薛娇那里有没有。前篇写的不弄我们在一起上班。第二天下午,父亲给我打电话说快到了,我迷迷糊糊说好的马上起来,挂完电话想着再眯五分钟,良久以后手机响了“你怎么还不来,是不是又睡了”语气怒气带着无奈。我才想起来,赶紧收拾下去,半睁眼的我看见他站在门口,像那年学校门口的他一样。时不时伸头看看有没有他女儿的身影,我没心没肺地走过去,拿了钱说那我回去了。眼前的他,因常年在工地上日晒雨淋的皮肤粗糙而黝黑,年轮反复,两鬓不再乌黑多了根根银丝,额头满是岁月的痕迹,常年用的剃须使胡渣又一根根冒出来了。因为等的时间久了,汗水像蒸桑拿般从他头发滴落至脸上在慢慢滑落,衣衫已是尽湿。脚上那双老旧的拖鞋甚是扎眼,他用一如既往的语气说着,不是给你打了电话,怎么搞的。我解释了,我说你回去吧这里热,他楞了一秒,哦哦行那我回去了,你注意身体,要钱就给你妈打电话。你们这里怎么样啊,上班还舒服吗?我说知道了挺好的外面热你快回去吧。他走了一边走一边喘着粗气,看着他落寞的背影,和被我忽略的眼神里的渴望。当时的他一定很想看看我的生活吧,当时的他一定很热吧。这么远的路,中午肯定还没吃饭。等了这么久,肯定累了渴了。我却什么也没想起来。离开时的他应该不热了吧,心凉了半截。

  

  隐忍的爱

  

  父爱没有母爱那么热烈与酣畅,但他却把全部的父爱都融入了为家庭生计的奔波忙碌当中。现在的他,依然如故。从来只是默默地关心着我的生活。却从来不去过问。他从来不爱打扮,怎么舒服怎么穿。每次给他买衣服,问他喜欢什么样的,他总是说我有衣服你自己买就好了,别乱花钱。衣服给他买好了,让他试尺寸,他看了看就好能穿。每次都是母亲逼着他试。弟弟的性格像极了父亲,对穿衣服对生活对吃的从来不讲究,能吃饱穿着舒服就好。他总是再苦再累也不说,只是用他厚重的背,撑起一个家。在外面受了多大的委屈,回来也只是一个明媚的笑容。被骗了吃亏了,也只是淡淡的一句,吃亏是福。老实如他。从来不与别人计得失,有忙就帮,我说父亲傻,母亲说,这是老实。父亲心地好是远近闻名的。这也是母亲愿意跟着父亲的原因之一。这么多年一步一步,承受了多少欺凌,忍受了多少训斥,挨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。在一个个烈日下晒得晕阙,只因心里有那份坚定的信念。在一个个夜晚挣扎放弃,只因肩上厚重的责任感。多少次迷茫,多少次徘徊,他也只是个普通人,岁月一步步磨炼,是什么让你如此坚定,是爱。父亲之所以伟大,是因为他懂得承担责任,宁愿自己受苦受累,也要为家人遮风挡雨。

  

  父爱如山

  

  高尔基曾说:父爱如伞,为你遮风挡雨。父爱如雨,为你洗涤心灵。父爱如路,伴你走完人生。恐惧时,父爱是一块踏脚的石;黑暗时,父爱是一盏照明的灯;枯竭时,父爱是一湾生命之水;努力时,父爱是精神上的支柱;成功时,父爱是鼓励与警钟。父母朴素拮据的生活,把最好的留给我们,却还是觉得给的不够,不够好,不够多。人们常常夸耀母爱,却往往忽略了父爱,如果说母亲像太阳一样伟大与无私,父爱就是想大海一样浩瀚深沉。如果说母爱是甜蜜的花朵,那么父爱就是挺拔的大树。如果说母爱是精美的图案,父爱就是朴实的文字。他就像我心目中的英雄,什么不怕。他就像我心目中的百科全书,什么都懂。他就是我的大树我的天空我永远的依靠和港湾。

  

  愿从岁月里剪裁一段青春,挺拔您弯下的后背。从阳光里采摘一缕灿烂,抚平您坎坷的额头。从快乐里切分一片微笑,点缀您疲惫的脸庞。岁月如歌,时光荏苒,父亲已经老了,而我才刚苏醒,时光我求你温柔以待。


0
0
阅读:94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