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速导航
我要投稿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经典散文 > 神气的小木屋
神气的小木屋
2017-4-25 17:42:00  作者:没有梦想  人气:346次  评论(0)
所属标签:生活故事 

我刚从学校毕业分配到单位工作。办公室主任挠了好许一阵子头,才把我安顿到大门口小丘处的一间杂间里。

blob.png

“先凑合凑合,房子会有的”!主任略显毕恭的说。


杂间紧邻一棵大槐树,实际上是单位基建时的一间临时工房,木板墙,水泥瓦顶棚,南北各开一斗牖。靠东墙就放一张床,床头置张三斗桌,桌边干砖摆的方台上能坐个脸盆,脸盆的对面是朝北开的屋门,鼓足勇气说六平米大小。


那时候,单位也是新搬过来,两排瓦房,挤着双职工家属,好多是寝办合一,用房确实紧张。


好在我这间杂间地理位置“优越”,“站”在制高点上,单位一举一动尽收眼底。对面还是老百姓的庄稼地,郁郁葱葱,绿意盎然。其上还有老槐树的冠盖“福”荫,后来方得出“秘密”冬暖夏凉。房脚与老槐树丈吧距离,间着个水坑,那是方泉眼。盈盈一池水,春秋老那样,水位不高不低,不溢不亏,你若是定睛细看,不时还会冒出微微的水泡来。


风华正茂的时节,有了自己的一方天地,胸中饶有兴致。我给陋室起了个雅名“修轩”,意出屈子楚辞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。白天就在轩里搞工程设计,晚上抱本《唐诗》咀嚼,没有非分邪念,更无私欲烦恼。有时桌上趴的久了,在槐树下绕着泉池度步,低吟刘禹锡《陋室铭》: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。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。苔痕上阶绿,草色入帘青。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。可以调素琴,阅金经。无丝竹之乱耳,无案牍之劳形。南阳诸葛庐,西蜀子云亭。孔子云:何陋之有”?或是太白诗“俱怀逸兴壮思飞,欲上青天揽明月”。


是年冬,一场大雪的早晨,我出门见远山素裹,田野堆霜,“修轩”成了《格林童话》中的城堡,诗兴大发,高歌起毛泽东的《沁园春·雪》:刚吼道“江山如此多娇,引无数英雄竞折腰”,就听看门的老张头说:


“小王,起的早啊”!


我立马感到失态,马上禁语。到泉池处一看惊呆了,一方清水冒着热气,原是温泉哩!我洗吧脸,身心全融入在蒸腾之中。


后来我到水库建设工地去施工,再回单位时,“修轩”已不见了。泉池边修了座假山,只有那棵老槐树深情地望着我。


单位办公条件改善了,我住上了宽敞的房子,用上了大办公桌。日后又走上领导岗位,楼上的办公室里摆着老板台,但我总觉得少了什么。以至于如今不忍心回老单位再去看那“修轩”的遗址,尽管那里绿草如茵,花艳胜春,泉汤蒸腾,大厦拂云。


0
0
阅读:346次